首页|新闻|国内|国际|各地新闻|禁毒宣传|缉毒一线|曝光台|志愿者|戒毒康复|毒品知识|法律法规|禁毒图片|禁毒视频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热点评论>正文

广东陆丰,怎样摆脱毒品的阴霾

时间:2016-01-06     禁毒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广东陆丰,一个两度被国家禁毒委挂牌整治的县级市,一度形成多个制贩冰毒的“堡垒村”,警方曾在一个村中一次性缴获近3吨冰毒。在制贩毒犯罪分子拉拢、渗透、侵蚀下,包括该市两任公安局长在内的一些党员干部、公安干警或参与组织制贩毒活动、或沦为涉毒犯罪“保护伞”。

   自2013年广东省开展“雷霆扫毒”专项行动以来,公安、纪检、检察等系统重拳出击,全链条打击制、贩、运、吸毒品犯罪,高压整肃“害群之马”。

   溃烂:公安局长、村支书涉案落马

   陆丰是广东汕尾下辖县级市。2011年8月12日,陆丰市公安局抓获了涉嫌窝藏毒赃的林雄、涉嫌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的蔡文雄等5人,起获赃款4000余万元,业内称之为“8·12”毒品案。

   令人震惊的是,前后两任身负一方治安重任的公安局长,竟都涉嫌收受贿赂、帮助此案毒品犯罪嫌疑人开脱免罪。

   据公诉机关指控,案发后林凯永为使父亲林雄等人获得取保候审,花费了数百万元用于“疏通关系”。案发后仅一个多月,林雄被陆丰市警方以患有高血压3级为由办理取保候审,同时,其余4名涉案人员也以证据不足为由办理取保候审。然而,汕尾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日后出具的检验鉴定文书否认林雄患有高血压病3级,并未达到保外就医的标准。

   帮助林雄等人“瞒天过海”的是广东省汕尾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陆丰市公安局原局长陈宇铿。他因受贿250.4万元人民币和94万元港币,于今年9月被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

   陈宇铿的继任者、陆丰市公安局原局长陈俊鹏,同样与“8·12”毒品案“有染”。“陆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一线公安执法人员充当毒品犯罪‘保护伞’的问题比较突出。”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处负责人谈及近一年多禁毒工作时举例说,陆丰市北堤派出所集体受贿案中,为毒品犯罪分子提供庇护的人员涉及该派出所原所长、原副所长及民警多人,受贿数额十多万元,案件影响极其恶劣。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除一些公安干警之外,当地还有一些村干部参与、包庇、保护制贩毒品犯罪行为。

   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因2013年底广东集中3000多警力一夜缴获近3吨冰毒而被外界称为“毒品村”。该村中心区一栋未完工的两层别墅非常惹眼,其主人蔡东家曾是该村村支书、汕尾市原人大代表。然而,蔡东家建造豪华别墅的资金来源并不是合法经营、辛勤劳动,而是参与、庇护制贩冰毒。

   陆丰市公安局副局长林奕志告诉记者,蔡东家不仅参股制毒,而且利用其汕尾市人大代表、村支书的身份收集缉毒信息,在警方行动前通知重要人员潜逃,并四处活动找关系“捞人”,帮一些被捕毒贩逃离法律制裁。

反思:“毒伞”怎么形成的

   “保护伞”问题严重损害当地党委政府形象。由于有人“罩着”,陆丰制贩毒品犯罪一度肆无忌惮,禁毒斗争陷入严打、放松、反弹、再严打的恶性循环。

   广东省公安厅一位禁毒干部曾说,在毒品“保护伞”的庇护之下,“白粉可以变成米粉、毒资可以变成赌资、大案可以变成小案、小案可以变成没案。”

   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了解到,陆丰“三甲”(甲子、甲东、甲西三镇)地区在2014年前形成多个制贩毒“堡垒村”,构建了集原材料购入、生产加工、成品销售为一体的“毒品经济产业链”。汕尾、揭阳两市成为我国冰毒最大来源地。

   在博社、西山等“堡垒村”,警方进村实施抓捕曾多次遭遇利用老幼妇孺靠前纠缠、青少年摩托车团队聚集起哄堵路、不法分子围攻谩骂甚至哄抢毒品等阻碍执法、暴力抗法行为。

   记者调研发现,之所以有一些干部、干警被拉下水成为“保护伞”,既有制贩毒集团利诱拉拢力度大、被腐蚀者自身免疫力弱等原因,也有当地政府对毒情重视不够、打击力度不足问题。

   “毒品犯罪是各种犯罪罪名里渗透性、腐蚀性最强的,主要对象就是公安机关基层所队。”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告诉记者,毒品犯罪集团会用巨额金钱对公安机关进行腐蚀和渗透,寻求更多更大的保护伞,因为他们买的是自己的命,这是对禁毒工作最大的威胁之一。

   此外,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对毒情认识不足,单纯依赖公安机关进行打击,以至于“小事拖大大事拖炸”。

   重建:除瘤换血整肃“害群之马”

   针对毒品“保护伞”问题,广东省纪委、检察、公安等多部门配合联动,查办了一批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充当毒品犯罪“保护伞”的职务犯罪案件。汕尾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佳透露,近两年来,汕尾市通过启动问责和案件倒查,查处了上百名禁毒工作不力乃至充当“保护伞”的党政干部及公安干警。

   除瘤之外,还需换血。据邓建伟介绍,广东省公安厅近年来向陆丰派驻工作专班,抽派5支队伍长期驻在“三甲”地区,并指导陆丰等重点地区清剿本地制贩毒犯罪活动、追捕重大制毒案件逃犯。

   “我们启动对陆丰警务人才支援行动,从广东9个地市公安机关选派了100名干警,加上汕尾市20名干警到陆丰挂职工作,缓解了陆丰警力不足的局面。”邓建伟说。

   与此同时,陆丰市委对部分镇党政领导进行了调整,并在去年村“两委”换届选举的基础上,进一步配齐配强村基层干部,夯实基层基础。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处负责人说,广东检察机关将继续深挖涉毒案件的“保护伞”,并通过提办、交办、督办、参办等方式避免地方势力的阻挠和干涉,必要时采取异地羁押、异地审讯、指定管辖等形式突破案情、固定证据,通过打击“保护伞”,整肃队伍。

   治本:问责触动、组织推动、经济带动

   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了解到,目前陆丰制毒犯罪活动向外市、外省转移势头明显,制贩毒问题仍旧在危害广东、辐射周边、影响全国,“洼地效应”突出。

   禁毒干部和公共治理专家认为,除了“斩链挖伞”、整肃“害群之马”之外,还需依靠问责触动、组织推动、经济带动,着眼长远固本强基提升基层抗毒力。

   长期关注陆丰毒品问题的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副教授肖俊建议,要把禁毒工作绩效作为考核选拔干部的重要标准,毒情严重地区责任人不得提拔、不得调动、不得评先,纪检部门、检察机关应多开展责任倒查和案件评查工作,对毒品案件进行每案评查,对禁毒工作和案件评查中发现的党员干部失职渎职乃至充当“保护伞”等进行倒查追责。

   从长远来看,发展经济、提高民生是固本培元、扭转干部群众赚快钱、铲除“保护伞”土壤的最佳药方。一些基层干部和公安干警建议,对陆丰这种经济发展滞后、社会问题突出的涉毒重点地区,需要上级从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园区规划、组织人才输入、公共管理服务等方面加强“造血帮扶”力度,提升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半月谈记者 詹奕嘉)

来源: 半月谈网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