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国内|国际|各地新闻|禁毒宣传|缉毒一线|曝光台|志愿者|戒毒康复|毒品知识|法律法规|禁毒图片|禁毒视频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热点评论>正文

“丧尸药”出没:新毒品从祸害穷人开始

时间:2015-05-10     禁毒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图片为美国一个“啃脸案”的受害者接受治疗图片为美国一个“啃脸案”的受害者接受治疗

这种新毒品坑害穷人没商量,并有从小城市扩散的趋势

卡西酮类毒品早在山西长治肆虐,并开始向全国别的地方辐射

新闻稿里说哈尔滨警方“彻底斩断了一个山西长治到黑龙江哈尔滨的运毒通道”。地点很关键。要是查询全国和甲卡西酮有关的新闻,会发现多半都和山西长治有关系。总之,甲卡西酮其实早已在祸害中国,尤其是以山西长治为甚。难怪除了“丧尸药”,甲卡西酮还有个本土的名字——“筋”,如果加上地名,叫作“长治筋”。

而目前的一个趋势是,长治不仅仅是甲卡西酮的吸食之城,更是中转之城。甲卡西酮这种毒品开始以长治为中心,向全国辐射开去。

2011年,警方破获过一起贩毒案,毒贩夫妻躺在8000万元现金上睡觉。他们卖的是甲卡西酮,主要流向是山西长治。2011年,警方破获过一起贩毒案,毒贩夫妻躺在8000万元现金上睡觉。他们卖的是甲卡西酮,主要流向是山西长治。

一便宜、二易得、三劲儿足,该种毒品从煤矿工人开始在社会底层流行

一种毒品有如此明确的地域属性,很罕见。要解析一二,得从地域特色说起。提到山西长治,第一时间想到煤炭的人不会少。而甲卡西酮的流行,还真是和煤炭有关。2006年,央视焦点访谈做过一个名叫《“面面儿”之惑》的节目,去了山西采访。所谓的“面面儿”,指的是咖啡因。报道提到,“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吸食面面儿的有很多是煤矿工人、大货车司机等重体力劳动者。据他们介绍,面面儿价格便宜,经济上负担得起,吸几口就可以提神。”

2010年前后,后劲更大的“筋”甲卡西酮逐步取代了“面面儿”。2011年,一位中新网记者跟随山西警方到各地开展禁毒宣传。山西警方说,“由于过去煤矿生产条件差,安全设施不到位,对于把脑袋提在裤档上的下井矿工,为了能够集中精神观察周围挖煤时的安全环境,以及多挖煤多赚钱的思想,矿工吸食‘面面儿’的现象就出现了。而最关键的一点,由于原料来得很容易,‘面面儿’的市场售价又太过便宜,重体力的劳动者——矿工便轻易接受了。他们不认为是毒品的毒品”。后来,“面面儿”被“加筋”,出现了质的变脸,毒性也更强了。所以在山西禁毒宣传中,煤炭企业位列重点。《南方日报》2012年的报道亦指出,2011年6月,山西禁毒干警在长治查出,矿工为集中精神而吸食的“面面儿”里添加了甲卡西酮,其中,一位矿工3个月的工资共1.6万元人民币被全部吸没。

长年的劳作压力,让一些煤炭工人通过吸食便宜的新型毒品减压长年的劳作压力,让一些煤炭工人通过吸食便宜的新型毒品减压

“丧尸药”显示出新型毒品四大特性,危害大,需警惕蔓延

从根源上讲,新型毒品原料易得,制作不费劲,十分便宜

卡西酮类毒品听起来唬人,却不难做。和冰毒一样,材料取自麻黄碱,在家庭作坊中便能制作提取。中国药理学会神经精神药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南方医科大学药学院徐江平教授称,如今市面上大部分感冒药中都含有麻黄碱成分。包括被大众所熟知的新康泰克、白加黑、日夜百服咛等数十种常用感冒、止咳平喘药。这让甲卡西酮的制作变得轻而易举。“从感冒药中便可提取麻黄碱,再做成浴盐非常容易。”徐江平说,“更可怕的是,仅三盒感冒药便可满足一个人次的量。”

卡西酮类毒品的这个特性在其它许多新型毒品中也都能看到。形形色色的化工原料能够制作成多种多样的新型毒品,而便宜易得,意味着祸害更多人的可能性。

从人群上看,穷人通过吸食便宜的新型毒品减压、麻痹,需求很大

联合国的一份官方报告说,贫困、粮食不安全、贫富差距、社会排斥、受到剥夺、流离失所、缺乏综合性教育和娱乐设施及就业前景、童年早期的父母关爱和指导欠缺、受到暴力和虐待的侵害,是同时影响到毒品问题供需两方面的部分社会经济因素。这些因素是毒品现象的重要动因。

经济不景气中,一些贫困潦倒的希腊人与毒品相伴经济不景气中,一些贫困潦倒的希腊人与毒品相伴

举个希腊的例子。债务危机中的希腊,许多人的日子都不好过,穷人越来越多。一种叫作SISA的新型毒品出现,在穷人中大受欢迎。SISA,是一种以冰毒为基础的廉价合成毒品。2012年,具有政府背景的希腊禁毒组织KETHEA主任撰写了一篇题目为《希腊经济危机:毒品政策、策略的危机与挑战》的文章。该文提到,经济萧条拖延得越久,吸毒与酗酒比例以及由此带来的精神疾病几率就越高。并尖锐地指出:全国愈发严重的贫困问题导致的社会不稳定带来绝望、健康问题和用街头毒品自我麻醉。

的确,对于有钱人来说,吸食毒品可能是一种填补空虚,或者是“时尚”的社交生活方式。然而,对于穷人来说,吸毒则更多是一种廉价的发泄工具。在中国的一些地方,几十块钱一瓶的“摇头水”很泛滥大体也是这个原因。而甲卡西酮是一种比冰毒更便宜,药力更强劲的毒品,所以具备了在小城市、在穷人中流行的潜质。的确,搜索甲卡西酮相关的判决也会发现,地点大多在小城市、农村。

从影响来讲,这种风靡可能变为“农村包围城市”,国外有前车之鉴

廉价而威力强大的毒品“从农村包围城市”,风靡全国,不是不可能。大家更熟悉的冰毒也是一种合成毒品。在美国,冰毒又称之为“穷人的可卡因”。因为这种可以大量合成的毒品比可卡因药力强,又要便宜得多。在当时,可卡因是和好莱坞等耀眼的时尚元素联系在一起的。当冰毒被大量接受、蔓延,便不再是“穷人的可卡因”,而变为了全美的可卡因了。目前看到的情况是,以山西长治为中心,甲卡西酮开始向外输送。当同类型但要更贵的冰毒已经风靡中国的时候,有理由担心“丧尸药”的泛滥。何况说,这种药其很容易和冰毒一样,被包装成一种“时髦”的生活方式——“浴盐”在欧美都十分流行。

“丧尸药”已经可能开始祸害大城市了。2012年12月的《法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上海和苏州的法医联合写作的一篇论文。该文讲述了一个极端离奇的案例,一名男子吸毒后将一名女子杀死后,将其开膛破肚,啃食其心脏和子宫等内脏,而后噎死(《吸毒后杀人并食尸致机械性窒息死亡一例》)。文中提到,该男子的体内检测出了冰毒,并分析称,是否冰毒也如美国出现的“卡西酮”案例一样,具有让人产生食人冲动的效果。其实,冰毒作为一种广泛吸食的毒品,很难找到“啃人”案例。更有可能的是,该男子还吸食了“丧尸药”,当前的技术手段很难查出(下文会具体讲述)。

从防范来讲,对于新型毒品,甚至检测都是个问题

合成毒品多种多样,种类丰富。合成卡西酮是一种典型的“设计药”——制毒者通过稍微改变一点化学结构,得到很多毒性差不多的“新药”。所以,新型合成毒品五花八门、防不胜防,检测手段也完全跟不上。冰毒、海洛因这些老牌毒品,鉴定人员还能够悉数检出,碰到新型毒品就不管用了。2013年12月,几位美国学者发表了一份研究结果,他们搜集了大量的合成毒品吸毒代谢样本,结果发现当前的技术很局限,检出率十分低下。美国如此,国内的检测当然更好不到哪儿去。难检测,意味着从吸毒人员入手来大量查验很不容易。

复杂多变的”新型毒品”国外的检测也跟不上,“丧尸药”也不过是2011年前后才开始在欧美流行复杂多变的”新型毒品”国外的检测也跟不上,“丧尸药”也不过是2011年前后才开始在欧美流行

阻止“丧尸药”坑害,最根本的是从源头掐死化学原料供应

“丧尸药”这些新型合成毒品,来自化工原料。联合国的禁毒报告认为,有效经验是严控和打击非法化学品买卖,从源头得掐死。比如说,1996-2013年期间美国高中生对致幻剂的使用减少了75%,这与此物质供应量的减少密切相关。而供应量的减少,则是因为对化学原料的管制加强了。

目前我国的情况是,有法律法规,也有部门规章,然而监管依旧混乱。主要有三个问题:问题一是,部门权责不清,许多企业钻空子。例如,我国药用与非药用化学原料有两套监管体系,一为药监部门,一为安监部门。两个部门之间协调不顺让许多企业以此规避了监管,形成了空白地带。问题二是,对企业的处罚轻,往往罚款了事。相关的条例办法本身对企业很宽容了,如果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企业轻轻松松蒙混过关。问题三,化工原料企业非常多,鱼龙混杂,客观上监管起来难度也大。如果只是几家巨头企业,倒是很好控制,但是众多大中小企业夹杂在一起,便不好办了。问题明确了,当然需要解决,尽管有困难,可从根子上控制住原料企业,比起查封成千上万的小作坊都要有效、节约成本得多。

源头管控很重要源头管控很重要

结语

“丧尸药”绝非危言耸听,它代表着便宜易得的新型合成毒品对社会,尤其是对穷人的巨大危害。从源头掐“毒患”,不容有失。

来源:腾讯网今日话题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