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国内|国际|各地新闻|禁毒宣传|缉毒一线|曝光台|志愿者|戒毒康复|毒品知识|法律法规|禁毒图片|禁毒视频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禁毒人物>正文

记酒泉市肃州区西文化街社区禁毒专干杜惠

时间:2015-05-13     禁毒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情系社区献爱心 真心帮教话和谐

   2007年,杜惠来到酒泉市肃州区西文化街社区工作,刚到社区,就被分配至禁毒岗位工作,没想到这禁毒工作一干就是八年,八年间她面对充满荆棘的禁毒事业执着前行,始终把禁毒工作视为己任,辛勤耕耘在社区禁毒一线,以一种超越亲情、超越责任的精神,把社区的吸毒人员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用真情帮他们力戒毒瘾、用爱心助他们重塑人生。

   她用行动说话,勇挑重担得民心。西文化街社区地处繁华地段,商业网点密集、餐饮娱乐场所集中、流动人口多、出租房多、各类矛盾纠纷多,她所管辖的吸毒人员就占了全区入库人员的9%,面对这样一个复杂重点人员多而又管理难度大的社区,她勇挑重担,为了吸毒人员不脱离管理视线,她采取书面汇报、电话跟踪、入户走访等多种方式,坚持让吸毒人员进行一月一次思想汇报,及时掌握吸毒人员的动态,她常年骑自行车穿梭在大街小巷,奔走在居民和吸毒人员家中,帮他们排忧解难。

   她用爱心帮扶,破碎家庭重拾幸福。45岁的张某,父母早亡,儿子2岁,夫妻二人一直靠打工维持生活。2009年7月,张某不幸患下肢动脉闭塞性脉管炎,无法从事任何劳动,因生活困难,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病情不断恶化,妻子为了照顾张某和2岁的儿子,也失去了唯一的打工收入,张某一家陷入了困境之中。杜惠了解情况后,组织综治员在城区人流密集地段开展了为期一周的募捐活动,共捐款3000多元,又多次向社区领导反映,协调民政局进行了资助,帮助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城市临时救助、大病救助等,张某现在病情大有好转,生活正常。孟某兄弟二人都曾吸食过毒品,父亲早亡,现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每月只有1000多元的退休金,孟某2007年患上了胃窦癌,已到晚期,这样的绝症,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无能为力,就是维持治疗也是力不从心。杜惠协调辖区单位进行节日慰问,使他在生命的最后得到了精神和物质上的安慰。每当这些家庭感谢杜惠时,她都只是微微一笑,说“我也没帮什么忙,只是帮忙跑了个腿,只要你们以后都再不要犯错误,好好生活,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感激了”。

   她用真情感化,失足浪子重回头。46岁的李某,因吸毒和妻子离婚十多年,87岁的父亲患老年痴呆症四年多,79岁的母亲患帕金森病,2008年四月李某因复吸毒品被送进了戒毒所,15岁的儿子迷恋网吧,不好好上学,离家出走。正常人家里79岁的重病老人是需要精心照顾和呵护的,但李某的母亲不仅要照顾脑瘫的父亲,半夜还颤颤嗦嗦地在街头等孙子回家……两位老人不仅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母亲还承受着精神的压力。杜惠看着老人无助的眼神,心情怎么也无法平静,要想挽救这个破碎的家,必须先挽救李某。她自己拿钱买了牙膏、肥皂、卫生纸、方便面、香肠等生活用品,去戒毒所看望了李某和其他6名戒毒人员,推心置腹地与李某和其他戒毒人员进行了交谈,李某出所后,戒毒决心大,思想稳定,还找到了一份工作,儿子也回到了身边。在去戒毒所之前,杜惠分别走访了戒毒人员家长,当她把家长的思念和牵挂一一告诉戒毒人员时,昔日的浪子们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回来后杜惠又把戒毒所的情况反馈给了家长,家长很感动,表示一定要积极配合社区禁毒工作。后来相继出所的戒毒人员都能主动到社区签订戒毒(康复)协议,接受帮教。

   杜惠帮助吸毒人员的事情太多太多……她正是以自己的行动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宗旨,用心感化那些曾经犯了错误的人,让他们重拾生活信心,回归社会。

   八年间,她通过自己的努力,积极与各部门协调,成立了社区禁毒教育中心,内设30平方米的毒品模型展厅和禁毒图书角,购置了相关禁毒教育电教片和24种瓶装毒品模型,填补了西文化街社区没有禁毒建设阵地的空白。为让更多的人知晓毒品的危害,使禁毒宣传工作深入人心,她积极组织辖区居民、娱乐场所从业人员和广大青少年观看电教片、禁毒展板、毒品模型10余次,参加人数1800余人次;利用假期分批组织3000余名中小学生进行禁毒教育4次。中心建立以来,省、市、区禁毒部门领导多次来检查指导,西文化街社区的禁毒工作和禁毒成果得到了上级部门的一致好评,并且作为典型工作经验在周边单位广泛传播开来。

   八年来,杜惠任劳任怨、不计得失,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了社区工作和禁毒工作中,她本身工资微薄,夫妻都是下岗工人,家庭收入也不高,家中女儿还在上大学,但是她不计较个人得失,化小爱为大爱,遇到家庭困难的吸毒人员时,她总是毫不吝啬地拿出一点,买点生活必需品送过去,她的爱心感动了许多吸毒人员,渐渐的他们都当杜惠是亲姊妹一样,当杜惠进行走访入户时,他们总是跟她聊聊心里话,谈谈生活。谈到自己的家庭,她眼角泛起泪花,她说:“这几年确实把工作看得太重,对家人却亏欠得太多,周末、饭后没有陪老公、女儿逛街游玩,更没有给家人做过一顿丰盛的晚餐,连女儿买衣服都是她爸爸带上去的。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干的就是这个工作,他们是曾经犯过错,就算他们放弃了自己,我也不能放弃他们,干一件事,不论大小,我都要尽心去干好,才能不愧于自己的工作岗位,对得起上级的信任。但是好在家人都比较支持我的工作,老公从来也没抱怨过什么,女儿也在三年前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这也是我最大的欣慰。”

(酒泉市肃州区禁毒办供稿)



来源: 甘肃禁毒网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